English Русский

当前位置:上海外滩华尔道夫酒店 » 酒店新闻 » 高星级酒店放下身段玩“众筹”浙江饭店自助餐厅招募99个股东

高星级酒店放下身段玩“众筹”浙江饭店自助餐厅招募99个股东

    提到高星级酒店,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品质、高端等关键词,普通老百姓想在这里消费都要再三考虑,更何况是成为其中的股东。不过最近,杭州的一家高星级酒店却放下身段,打算通过众筹的方式,招募99个股东。

    推出众筹模式的,是浙江饭店12楼自助餐厅,投资10000元,就能成为自助餐厅经营公司的一名股东,年底能分享经营收益。

    投资10000元就能入股一家高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,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,也有人提出,是不是这家餐厅的经营遇到了难题?

    不过,这次众筹的发起人表示,自助餐厅近两年盈利状态良好,发起该项目不是为了筹钱,也并非人人都能当股东。

    投资10000元入股自助餐厅

    此次的众筹项目,是浙江饭店12楼一家24小时经营的自助餐厅,经营面积1446平方米。浙江饭店隶属于城市名人酒店集团,后者在全国有24家四五星级连锁酒店。

    项目最多将招募99名股东,每位股东限投10000元,不能多,也不能少。

    项目有三个发起人,王宝华、俞海钟和盛鹰,王宝华是浙江饭店的副总经理,俞海钟是城市名人酒店集团技术部门的相关负责人,盛鹰则是社会人士。目前,发起人正在申报注册一家名为“众盛”的投资管理公司,这家公司将由城市名人酒店集团控股。日后,公司将与浙江饭店签署餐厅租赁协议,并负责自助餐厅的日常运营。

    而股东们出资的10000元,将会换取公司0.5%股权,同时,还能兑换酒店集团10000元的等额产品消费权,拿发起人之一俞海钟的话来说,这意味着股东们有一个“保底”的收益。

    股东不是这么好当的

    投资10000元就能入股一家高星级酒店的自助餐厅,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,也有人提出,是不是这家餐厅的经营遇到了难题?

    俞海钟说,自助餐厅近两年盈利状态良好,每年有1200万元到1300万元的经营收入,不存在亏损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项目推出后,有很多咨询者找上门来,但他们最关心的就是10000元每年能换来多少回报,但事实上,这些人并没有理解我们这个项目的真正意图。”俞海钟说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求每个股东只能限额投资10000元,99个人加起来也就99万元,这些钱和一家星级酒店自助餐厅每年的日常运营费用相比,意义并不大,事实上,我们之所以玩众筹,是希望能够整合股东背后的资源,以此来突破自助餐厅现有的经营模式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这是一场资源的众筹,而非钱的众筹。”正因为如此,这个看似门槛不高的众筹项目,其实对股东都有特殊要求―需要掌握对自助餐厅日后经营有帮助的资源。

    另外,由于“众盛”今后的管理团队也是从股东中选拔,所以对股东还有个人能力、人品等多方面的要求。

    据俞海钟透露,该项目是在两个月前开始筹备的,现在已经吸纳了数十名股东,他们之中,既有从事相关行业的,比如餐饮业和农产品(000061,股吧)业的老板,也有“跨界人士”,比如电商高管和艺术品投资人。

    借众筹之名的餐饮业变革?

    尽管俞海钟表示浙江饭店自助餐厅目前的经营能力不存在问题,但不可否认的是,浙江乃至全国的餐饮酒店行业正面临挑战。

    根据省统计局、国家统计局浙江调查总队的数据,今年上半年,餐饮行业和酒店住宿业却出现了负增长,同比分别下降了4.4%和13.3%。省统计局副局长、新闻发言人王杰说:“中央的八项规定和改进作风工作,在短期之内对这两个行业造成了一定的影响。”

    俞海钟也不否认餐饮酒店行业目前的困境,他说,自助餐厅如果仍旧停留在传统的经营模式上,未来很难有更大的突破,而这正是众筹项目发起的原因之一。“我们希望将互联网思维嫁接到传统餐饮行业的日常经营管理上,以此探索创新,为行业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时下有不少酒店已经在探索互联网下的经营新方式,比如,开元酒店在近期推出了“空中酒店”产品―针对顾客爱好设计个性化的客房产品,而产品的展示、预订、支付、点评等均在开元酒店集团官方微信上实现,另外,开元酒店在O2O方面也有尝试。

    “现在酒店入住率下滑,出现了不少闲置客房,所以我们希望运用网络途径,开发一些新的产品,拉动营收。”开元酒店相关负责人说。

    俞海钟也希望,众筹之后的浙江饭店自助餐厅能有全新的变化。尽管餐厅目前尚未出台成熟的创新方案,但在众筹项目的推广微信上,已经出现了名人午餐拍卖、露台宴遇、O2O生鲜饕餮会等新鲜词汇。

    “我们想做什么?是整合、碰撞和升华。酒店已经不再局限于吃住玩,不再单单提供客房、餐饮和娱乐。”这是项目推广微信上的解说词,而用俞海钟的话来说,“这将是一场餐饮业的渐进式改革。”